热线电话:13798971128
工程案例

最新动态

刚花费近万元买来的全高清电视索尼W5500很快将被

阅读:70次日期:2019-04-16

  卡依一直保留着一段外国动画节的宣传片:原始人在石壁上画呀,画呀,画了一个女人跳舞时的连续姿势,历经多天完成后,原始人回到第一幅画前,开始向前快跑,眼睛里随即看到了那女人跳舞的画面!

  对卡依来说,追逐视觉体验的过程与原始人一样艰辛,但又令人着迷。从美术学院毕业以后,这个男人10多年的工作积蓄几乎都投进了影音硬件的升级中,而这条升级之路远还没有尽头。

  “明年3D电视可能就要上市了,”他在家中的高清电视前看完《冰河世纪3D》以后盘算,“2000美元?或者再花200美元买副3D眼镜?”

  这意味着卡依的“新欢”,刚花费近万元买来的全高清电视索尼W5500很快将被他抛弃。当时,妻子告诉他,这笔钱能在电影院里看上300来次的大屏幕电影,但他花费的目的,是执着地为了把电视的分辨率提升到1920×1080P—目前我们能接收到的高清信号源的最高分辨率,而客厅里一部刚买了两年的平板电视立刻失宠。

  一般人可能难以理解,但只有像卡依这样的的视觉体验达人,才能在玩视频游戏或者看片时凭肉眼分辨“全高清”与“高清”的区别,或者在电器卖场里单看画面就大致估计出电视机的屏幕材质。在他们的眼里,永远都没有最完美的电视机,那都是些新欢旧爱的故事而已。

  卡依的相册里,有一张童年时扭电视频道旋钮的淘气照片。到了读小学时,他才有机会第一次看到黑白电视剧:6岁那年,父母花了两年的工资,买回一台12熊猫牌黑白电视机,成为当时他们家那栋楼的大事。“上面长着一根根长长的收缩天线,当雪花袭来,画面影绰,就像移形换步,得狠狠将天线转两圈。”他说。

  爱画画的少年卡依很快对电视屏幕失去了兴趣,看电视成了生活中可有可无的事,直到有一天他无意间打起了视频游戏—在粗大的显像管和21屏幕前进行枪林弹雨的战斗,显然让这个唯美主义者感觉到局促。于是,他开始在电脑城和电器城里晃悠,到处翻阅技术书籍,从此和电视屏幕的“爱情”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“2002年前我就买了日本原装CRT。那时你捧个显示屏,跟现在的重感完全不一样。你以为它是换了材料吗?不是,往往只是里面的材料用少了。”他说,要辨认每个型号的电视机,都要考察各种详尽的技术指标,SVGA、刷新频率、亮度、对比度这些东东,在他心里早已滚瓜烂熟。

  短短十几年间,中国的电视机发烧友们已经接受过50Hz升级到100Hz、数字引擎、双屏液晶、3C融合时代、大尺寸轻薄化……各种升级概念的“洗礼”。卡依坦言,他也经历过眼花缭乱的阶段,但现在已经炼成了火眼金睛。

  “在相同功能的情况下,液晶电视比拼的是面板,谁的面板能将红、绿、蓝还原得越精细,效果就越好。”这些年,卡依心中的电子情人,一度包括夏普的“ASV面板”,还有三星和索尼共用的“三星屏”,他甚至想过,把背景较为暗沉、颜色对比层次高的三星屏送给以后的孩子。

  卡依10年间有过5次周密的“相亲”,先后买了5台不同类型的电视机,现在还有1台摆在卧室里。朋友经常笑话,它们的最大功能是上映DVD播放器传来的影像,乃至一切从网络等各种渠道传来的信号—除了电视频道。“电视机甚至用来显示股票行情和电子书,”他说,“我几乎想把老婆也放进去,看看色彩是否鲜艳一些。”

  确实,电视屏幕所呈现的世界,已远不止电视节目那么简单。无论是液晶还是等离子,比起传统的CRT电视,没有辐射,而且液晶电视还有利于外接电脑、游戏机和硬盘,非常适合像卡依这样的人。

  当各大卖场开始主打47大屏幕平板电视的时候,卡依对全高清液晶电视这位“新对象”的追求也发起了攻势。甚至,有一段时间他专门跑到品牌店去看奥运会的转播—去年,那是中国高清电视频道开始推广的起步阶段。

  “那段时间,不看全高清的比赛根本看不下去。”卡依回忆说,“运动员的汗水都能看得很清楚,你能想象到吗?”从此,他成了一个高清迷,不断通过各种渠道找寻高清片源,至今他已在CHD中国高清联盟论坛上,下载了超过3TB的高清电影,足足可以装满3个当今主流配置的硬盘。

  不久前的国庆阅兵,与奥运一样是全球瞩目的大事,而卡依已经把全高清液晶电视搬进了客厅,然后美美地躺在沙发上欣赏了一番。他在网上如此描绘自己看到的画面:这是一场美轮美奂的阅兵式……当掌旗兵将五星红旗用力向空中一抛,旗帜上飘出的优美波纹清晰可见。预备役方阵行进时,步枪上的刺刀,12架歼-11B型战斗机在上空飞过的划痕,以及晚上五颜六色的火花组成的60张笑脸,都让他有如身临其境。

  今年9月底,央视一套和北京卫视、东方卫视等9家卫视的高清频道开播,加上央视原有的高清综合频道,中国内地目前同时有10个高清电视频道向观众推出。尽管收费高昂,但卡依已经准备订上两套,当然,机顶盒也少不了。

  不过,卡依还有一件心事:惦记着等离子大屏幕电视,甚至大体积背投。尽管目前他的全高清电视已经宽达47,但他仍然对等离子屏幕,以及那些摆在夜店的大家伙念念不忘。“明年就是世界杯了。如果能像3年前在酒吧看球一样的效果那就爽了。”他又开始憧憬。

  其实,在去年购入目前的“新欢”全高清液晶电视机前,他已经有过买等离子大电视的想法。他查资料了解到,液晶屏幕或许会造成眼睛疲劳,而等离子电视不但能避免这个风险,还能消除运动画面的影像“拖尾”现象。另外,等离子有机身轻薄,无闪烁,纯平面无失真,超宽视角等优点。只是最后,玩视频游戏的迫切需要,使他“忍痛”放弃了等离子电视。

  至于大型背投电视,卡依需要攒够六位数的人民币才能罗致。“或许这辈子只配看小电视了”,尽管眼前的47大电视已经比几年前大了不少。

  两个月前,卡依到电影院看了一场《冰河世纪3D》。之后他还想把那副专用眼镜带回家,怎知一出影院门口就被拦住收走了,让他好不扫兴。“电视屏幕都做不到这样的效果。”一直主要在精细、色彩等方面与电视屏幕谈恋爱的卡依,突然感到电视屏幕在他面前又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窗口。

  这两年,数码立体3D动画片大行其道,仿佛把卡依推回了童年:当年的那部著名动画片《星仔走天涯》,引入方声称有立体效果,在上海和广州播映时,街上热卖用纸片和胶膜制作的简易“眼镜”,小孩子们都手抓着这种土眼镜,每天傍晚等待在电视屏幕前。

  今年10月,3D电视已经成为卡依的新梦想。他每天准时上IT网站,第一时间关注的是那些在家里就可以观赏立体节目的立体电视。尽管之前已有很多未来的电视屏幕—譬如可折叠的、触摸控制的、透明的、薄如蝉翼的概念令他印象深刻,但很显然,那场立体电影震撼了他。

  希望就在眼前。一家日本公司宣布将于2010年推出3D电视机,厂商表示:“3D正在向大众市场迈进。正如数年前的高清技术面临的情况一样,如今的3D技术,尚且需要攻克很多难关。不过,3D列车已在轨上,我们已准备好把它开进家庭。”

  一部3D电视究竟要多少钱?这是卡依迫不及待要解开的问题。“至少要个十万八万吧。”他感叹说,“倒不是买不起的问题,而是买了这个,再买其它新东东就比较困难了。”

  是的,有太多电视屏幕令卡依念念不忘了。譬如,上星期,卡依在广州一家百货商场看到一款面积达103平方米的高清电视墙—售价高达60多万元,站在画面前,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在电视屏幕前变得渺小。

  于是,他的美梦又添加了这样的场景:电视机会演化为一面“墙”,这面“墙”能让家庭成员同时自由操控。他可以剪辑、整理旅游拍摄的照片、DV;妻子可以同在外地的女儿视频交流,女儿的影像可真人大小…….家庭成员同时共用一面生活墙,互不干扰,各得其乐。